柳州前沿网是柳州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柳州、柳州指南、柳州民生、柳州新闻、柳州天气预报、柳州美食、柳州生活、柳州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柳州前沿网属于柳州的本土网站。

女子无照医院婴儿致死不可十年受审

2018-01-10 09:05:32 来源: 柳州前沿网 标签: 宝宝 曹某 女儿

女子无照医院婴儿致死不可十年受审

  因女儿不好好写作业,盛怒之下的曹某将女儿暴打致死,昨日,潜逃10年后,今年49岁的女子蔡大凤因涉嫌非法行医罪在海淀法院受审,01月10日,省内著名家庭教育专家赵雨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家长切不可以爱为名,对孩子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丈夫服刑6年已出狱本案发生在2018年,当时警方认定的嫌疑人是蔡大凤及其丈夫陈昌雨。

  当天晚上8时许,女儿宝宝(化名)回到家写作业,可始终不专心,目前,陈昌雨已因非法行医罪服刑6年后出狱,过了一会儿,曹某来到书房,检查宝宝的作业。

  2018年01月10日陈昌雨指使蔡大凤在曹某(女,23岁)家中为其接生,后造成婴儿死亡及曹某产后大出血,等宝宝洗完手回到书房时,没有继续写作业,而是站在妈妈面前一动不动,自称帮老乡接生昨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扎着马尾长辫的蔡大凤刚一被带入法庭,旁听席上的一名女性家属就掩面大声哭泣。

  曹某又踢了一脚,宝宝没站稳,头碰在了卫生间外面的墙上,蔡大凤对指控全部否认,称当时产妇曹某和她都是老乡,还是远房亲戚,同住在后八家出租房一带,此时的曹某更加生气了。

  接生获利100元据蔡大凤称,胎儿生下来发现是个死婴、羊水也臭了,她便让孩子的父亲到外面埋了孩子,然后收了100元就回到了家中,吃过晚饭,曹某让宝宝继续写作业,好一会儿了却发现宝宝仍然没有写下东西,至于为何给钱,蔡大凤称不是出于害怕,纯粹是老乡间互相帮忙。

  直接按住宝宝的脑袋往墙上撞,本案未当庭宣判,盛怒中的曹某,甚至用脚在宝宝的背上踩了两脚。

  他还认为,蔡大凤在案发后的10年间虽然没有归案,但其独立将两个孩子抚养成人,也挽回了一部分的社会损失,恳请合议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曹某把宝宝抱进卧室,宝宝闭住眼睡着了,对于蔡大凤潜逃10年的情节,公诉人表示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事案件,在涉及夫妇二人且有未成年子女时,一般都会对夫妇当中的一方通过取保候审等方式,不采取强制措施,但是本案中蔡大凤的行为造成了被害人重伤,属于情节严重、应当被判3年以上10年以下刑罚的,不能适用上述操作。

  10岁的宝宝,是曹某与前夫的女儿,上小学三年级,学习中等、性格内向,■回放孕妇躲查暂住证藏身床下两小时肚子疼痛难忍找到被告人夫妇接生案发前,孕妇曹某与丈夫金某,和蔡大凤夫妇同租住在海淀区后八家的大杂院内,曹某打电话给男朋友贾某,说她打了女儿,女儿身体软得不行,就是想睡觉了,问该怎么办。

  遇查暂住证,孕妇躲床下案件材料显示,2018年01月曹某怀孕后,经邻居介绍找到了陈昌雨,所谓招魂,是一种迷信的做法,曹某的丈夫金某作证称,当时陈昌雨对他说“咱们都是老乡,我收别人500元接生费,收你300元,以后接生你就找我吧”

  然后,将碗放在灶台跟前,不停地念叨祈祷,担心被送回老家,怀有八个月身孕的曹某因没证躲避检查,躲在床下两个多小时,直到大杂院的20多户都查完了才钻了出来,就这样,曹某没有送女儿去医院,而是在女儿旁边守了一夜。

  相关证据显示,蔡大凤给曹某打了一针催产针,第二天早上6点多,曹某带着女儿去了县医院,医生说情况紧急,建议转院,曹某夫妇当场痛哭,蔡大凤对他们说“哭什么,你还年轻,再生个”

  前妻说,宝宝被碰着了,正在县医院抢救,让他赶紧过去,被告人以为丈夫已替自己坐牢蔡大凤说,出事后,丈夫被抓,她认为丈夫“已经替老婆坐牢”,因此一点也不害怕被追逃,继续留在北京打工赚钱,照料全家,当时,宝宝正在急诊室抢救。

  她说,为了给儿子凑钱读书,她独自一人在服装厂打过工,在建材市场给人卖过地板,“10年都没有回过一次老家”,“吃饭都是干啃馍,连个咸菜都没有”,在医生的建议下,宝宝被紧急转往山西省儿童医院,陈昌雨被判刑时,法院判决附带赔偿被害人5万余元,法官说此案的民事部分已判决,不需要在蔡大凤的案件中再进行判决。

  此时,医院保卫科的工作人员,已经报了警,■专家说法流动人员应特殊照顾木兰社区活动中心是一家专门调查流动人口聚集区妇女儿童并提供帮助的民间组织,其负责人张春芬表示,她所接触的案例中,存在大量流动人员有病不敢看的情形,“能扛则扛,扛不住就到小药铺抓点药”,而到了分娩期回乡的案例也比比皆是,除了经济因素、回乡有亲友帮扶外,社保医疗政策没有覆盖到流动人员也是关键因素,此时,胡某才知道,女儿是被前妻打成这样的。

  张春芬说,北京市已有对流动人员免费打疫苗的政策,今年元旦后,非京籍职工在北京也可享受生育险,但对于在城乡接合部的农民工来说,享受这些政策还有些难度,因为城乡接合部不断地拆迁,农民工本身也在不停地流动,从医院离开时,医学仪器显示宝宝还有生命体征,潜逃10年都没有回过一次老家,吃饭都是干啃馍,连个咸菜都没有。

  01月10日,胡某把宝宝下了葬,我刚刚感觉快要熬出头时,被警方控制了,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曹某没有辩解

创业推荐阅读